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資訊創業故事正文

用高利貸實現逆襲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3-02-15 瀏覽次數:796

來自大巴山的楊定平一心想要在深圳實現自己的“翻身夢”,在沒有VC的支持下,通過網絡借款把自己的雪球越滾越大,這個創業模式經得住考驗嗎?

文 |及軼嶸

楊定平身形瘦小,戴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他在網貸平臺紅嶺創投和搜搜貸都是紅人,人稱“老楊”,粉絲眾多。每次他發標借錢,全站震動,常遭瘋搶。“到現在為止,我在網上借了差不多1500萬,還款從不逾期,哪怕有時候資金周轉實在困難,借高利貸我也把錢還上。”他說。

靠著網絡貸款,楊定平的盛世鴻雅家具有限公司在居然之家開了18家店,去年的銷售額達到4700萬。如今,他把搜搜貸改造成煜隆創投,打算用這個平臺來幫助更多像當初的盛世鴻雅一樣的家具企業。

虧了100萬

楊定平的第一桶金,來自一位豪爽的泰國客戶。他從這位客戶那里,賺了20萬。那是2005年,他在深圳已經獨自奮斗了五年。

深圳對于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楊定平并不是一片樂土。他賣過自己種的香菇,賣過階梯英語教材,開過房屋中介,最窮的時候用白水煮香菇吃,連鹽都沒有。后來,他進了一家中式古典家具公司。這家公司一年多之后倒閉了,但楊定平卻從此和紅木家具接下不解之緣。

公司清盤的時候,楊定平被找回去幫忙銷售剩下的家具。楊定平帶一位泰國客戶去公司看了貨,客戶隨即給他匯過來40萬貨款。

“哇,那么多錢!”楊定平有一瞬間在想是不是帶著錢跑掉。他沒有跑,但是交貨的時候卻耍了個花招,另外找廠家生產了家具,發給客人,賺到的錢揣進了自己的口袋。“或許很多人的第一桶金都不那么光明正大吧,”楊定平感嘆,“一個人沒有錢的時候,是真的想錢。”

那一年,是他到深圳五年后第一次回家。他帶著種香菇欠下的一身債務離家,每次想到債主到父母家里討債的情景,總是一身冷汗。

七八十歲高齡的父母,在楊定平走后的幾年時間里,頭發全都白了。

楊定平還清了所有的欠債。“現在,我基本上三四個月時間就要回一趟家,和父母兄弟一起住上幾天。”他說。

楊定平想自己開店賣古典家具,剛好碰到倒閉的那家家具公司的一個小股東。這位小股東說,我給你投30萬,咱們一起干。楊定平算了算,兩個人加起來就是50萬,真是個大數目,可以大干一番。

楊定平從小就相信自己能干大事,膽子也賊大。八九歲的時候,他去放牛,回家的路上就把和兩家鄰居合用的水牛以100塊錢賣掉了。他還給三家分了分,一家三十幾塊錢。他花30塊錢買了一張狐貍皮,打算高價賣出。賣的時候人家一看,說是狗皮,只給了他5塊錢。

“我比較沖動,好像什么都敢干。”這是天性使然。

他看中了一個商場。那個地方當時還不興旺,整個一層樓有6000平方,完全是空的。商場給楊定平非常優惠的條件,一平米一個月租金10塊錢。楊定平一下租了1500平米。

交了6萬塊錢定金,他去找那位合作伙伴。但那個人說商場風水不好,不干了。那個人很有錢,要把定金補給楊定平,兩人散伙。

楊定平心里想,反正我這20萬來得也很輕松,你不做我自己做。他沒收那人退的定金,自己把1500平米的展廳隔起來,裝了盞燈,準備開業。

但是他沒有貨。

廣東中山有一個地方,全部是做家具的工廠。楊定平找了幾個小廠來談,終于有一個福建人愿意合作,條件是必須派人在楊定平的店里收錢。楊定平說,可以。

楊定平負責經營,賣出了家具,福建人派來的人收錢。干了一年多,合作很不愉快。“那個福建人就是個體戶,總不能按時交貨”,楊定平抱怨。

這個時候,楊定平碰到了他的第一批股東。

朱曉麗是位財經公關公司的老板,很喜歡中式古典家具。她是楊定平在古典家具公司的老客戶。有一次,兩人聊起楊定平正在做的事兒,朱曉麗被楊定平的創業激情感染了:“楊定平身上有股不服輸的狠勁。他總在不斷地向周圍的人講述他的創業想法。”

朱曉麗也做投資,她興致勃勃地帶了一個團隊,跑到楊定平的公司考察。去了一看,什么也沒有,沒有公司,沒有工廠,沒有錢,沒有產品,只有三四個人。

但是朱曉麗還是想幫幫楊定平。楊定平就先注冊了一個公司,2007年,深圳市盛世鴻雅家具有限公司注冊成立。朱曉麗找了自己和老公身邊的一幫朋友,六個人,一人投了25萬,一共150萬,占股60%。楊定平以實物折了一百萬,占40%。楊定平很感謝他的這幫股東:“其實我的財產放大了很多倍,而且我放進來的東西,很多不是我的,最后都還給別人了。”

150萬,楊定平從來沒有過那么多錢。

他晚上睡不覺,一直在想:終于有錢了,終于可以成就一番大事業了。這是他從當放牛娃的時候起,就在夢寐以求的東西。

他已經有了一個1500平米的展廳,又在一個寫字樓里租了大辦公室,一下子招了四五十人。辦公家具、古典家具,什么都賣。

一家剛成立的小公司似乎沒有那么多選擇業務的機會,只好抓到什么做什么。那個時候盛世鴻雅最主要的業務是針對大客戶做工程。“像索菲特酒店、香格里拉酒店里面的中式家具,都是我們做的。”楊定平指著索菲特酒店大堂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來的中式雕花隔斷,“以前我們是它們的供應商。”

做工程最大的麻煩就是需要墊付款,資金占用量太大,而且回款周期很長,一做就是一年。雖然利潤很高,也做了很多單,但是一年分攤下來也賺不到什么錢。開始那一年,朱曉麗跟楊定平聊得最多的就是公司的業務模式:“我跟他說,公司的業務比例不合理,做工程回款太慢,資金周轉率太低。那時候我覺得他聽不進去。現在想想,可能是他聽不懂,對這些沒概念。”

盛世鴻雅沒有自己的工廠,抓到訂單再找其他工廠做代加工。訂單少,只好找小企業。但小企業的危險系數很大,有一個廠交了20萬定金,沒幾天老板跑掉了。那個時候,楊定平鐵下心來要做自己的工廠。

展廳的租金也漲起來了,再加上40多號員工的開支,到2009年底2010年初的時候,盛世鴻雅虧了100多萬。楊定平只好經常去借錢來維持公司的開銷。

雖然生意越來越困難,但楊定平一直堅信古典家具這個行業沒問題,利潤非常高:“商場里賣的家具,打五折,商家還有錢賺。”

400萬大訂單

楊定平想轉型,做專賣店,開工廠。但持續的虧損讓股東們提不起興致。

每年的三月份,深圳都有一個大型的國際家具展。2010年,似乎無路可走的楊定平硬著頭皮借了3分利息的高利貸,參加了家具展。沒有產品,他就跑到中山那邊去買了些沒有上過油漆的家具,拿回來自己找人噴上油漆:“直接面對消費者的這部分,我要做到最好。”

在這個展會上,楊定平接了近400萬的訂單。這些訂單完全是針對普通消費者的,他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楊定平拿著訂單又去找朱曉麗,希望增資。但她也沒有辦法說服其他的股東:“雖然我也知道這是正確的方向,但是股東們都不愿再投入。”

當時很多朋友勸楊定平放棄公司,選擇讓公司破產,畢竟公司欠下了很多債務。沒有任何人支持楊定平繼續經營盛世鴻雅,包括楊定平現在的太太。

楊定平離過一次婚,和現在的太太是2008年創業初期認識的。“她對我非常支持,我做什么她都支持。”楊太太是一個高知家庭的獨生女,為了支持楊定平創業,回家跟父母要錢。父母不給,她威脅要斷絕跟家里的關系。父母當然舍不得寶貝女兒,她得意洋洋地帶著錢回來。“現在,岳父母對我非常好。”楊定平補上一句。

這一次,她也不支持他了。

“我知道我一定能做起來。那些股東都在外地,沒有參加過展會,也不了解這個行業。”楊定平決定把所有股東的股份買過來,自己接手公司,“但是我那時候沒錢,我說等將來有錢了,我把錢還給你們,你們再把公司過戶給我。”

“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公司,有感情。”其實,他更在意自己的名聲,“我知道自己以后一定會成功,我得對他們有個交代,不想被人看成是騙子。”

雖然接了400多萬訂單,但是客戶只是付了定金,要完成訂單還需要很多錢。

之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楊定平看到一個電視節目,報道P2P網絡借貸,就是在某些網絡平臺上,一些有閑錢的人以一定的利息把錢借給需要小額資金的人。楊定平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的事兒。但他太需要錢了,就到一個網貸平臺——紅嶺創投上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提供了所有的身份證明,網站開始給他的信用額度是5000塊錢,并且真的,他借到了5000塊錢。

想要借到錢首先必須博得網貸平臺的信任。于是,楊定平在參加家具展的時候,邀請了紅嶺創投的領導和員工來看他的展會。展會規模很大,楊定平接到的訂單也不小。網站給了楊定平38萬的信用額度。

P2P網絡貸款類似于信用卡透支,網站給你一定的額度,你借完之后可以按約定分期還款,還掉一部分之后,那部分額度空出來,你就可以再借。如此滾動。

楊定平又借了些高利貸,靠著這些錢,他慢慢做完了400萬的訂單。然后他在東莞租了5000平米的一個小工廠,開始自己生產。

當時,居然之家在南方的市場做得不好,沒開多少店,南方人對居然之家不熟悉。2010年,居然之家海口店招商,楊定平試探著提出申請,很巧就進去了。

家具行業的銷售,絕大多數都是經銷商代理別人的牌子。“像我這種直銷的,在居然之家、紅星美凱龍,500家里不會超過10家。”楊定平說。

剛好那時候達芬奇造假的事件出來,達芬奇家具號稱是實木,其實不是。盛世鴻雅是貨真價實的實木,直銷價格也比較低,一直連續好幾個月,銷售額都在居然之家海口店實木系列里排名第一,那一年的銷售額有800萬。后來,盛世鴻雅成了居然之家的合作伙伴,有機會進到其他地方的居然之家去。

開一個店,算上裝修、倉庫、給居然之家的保證金和要賣的家具等,需要60萬。實木古典家具利潤很高,占銷售額一半以上,現金流非常充足。楊定平開始在紅嶺創投借錢,后來又到了搜搜貸,他的信用額度也不斷在增加,從幾十萬增加到幾百萬。靠著這些滾動資金,他三年內開了18家專賣店,并且都開在居然之家。

高利貸新玩法

楊定平的盛世鴻雅是靠網絡借貸平臺存活并發展得很好的少數個案之一。

那個時候井噴式地開了很多網站,彼此搶客戶。紅嶺創投給這個人100萬的額度,另一個網站就會給200萬,其他的網站可能就是300萬。那么多錢輕易到手,讓很多人自我膨脹,失去了自控能力。有些人借了錢就消失了,有的人甚至為此坐牢。中央電視臺曾經報道過,有一個天津人,在6個網站一共借了700多萬,全部沒還跑了,后來被黑社會找到打斷了腿。

楊定平很慶幸自己沒有失去理智,借錢網站從沒超過3個。很多平臺叫他去借,他說:“我不敢。”

搜搜貸的創始人范敏是個85年的女孩。“知道我們網站上有個信用很好的老楊,但一直不認識。去年5月份,他對我提出,要自建工廠,需要1000萬的資金。我親自過去跟他洽談,才真正認識。”

楊定平在惠州租了一塊兩萬多平方的地,租期30年。他要建屬于自己的工廠。

那個時候,楊定平在網站平臺借款已經有一年多,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逾期不還的情況,而且在全國已經開了近10家專賣店。范敏了解了盛世鴻雅的運營成本和財務狀況,最后決定給他1000萬的信用額度。

錢是分批借的,第一次借100萬,第二次借200萬,根據工程的進度,慢慢累加到1000萬。雙方約定,工廠建立成之后,會公證抵押給網站平臺,減少網站的風險。

那時候,范敏經常開車跑到楊定平的工地上,去看他是不是把錢用在建工地上,具體做了些什么。這些,都是楊定平后來才知道的。

搜搜貸越做越大,范敏慢慢感覺管理起來有點力不從心,甚至有一段時間準備關掉。楊定平是大客戶,范敏經常和他交流。楊定平從這個平臺上受益,也想把這個平臺做大,幫助更多的人。

楊定平跟范敏談合作,談了兩三個月。在范敏的眼里,楊定平很“穩重”,雖有些固執,但總是以理服人。

楊定平說:“我要談的前提是必須按我的理念和規劃來走,我可以拿我的公司做任何抵押,但是前提你必須要按我的方案做。”

從2013年元月一號起,搜搜貸變身為煜隆創投。公司總部從東莞搬到深圳,重新搭建平臺,重新組建團隊,只做深圳市場,只做家具行業。

楊定平想重新開始。

楊定平的新角色是煜隆創投的營銷官,負責公司的經營規劃。雙方合作時間是一年,在這一年之內,楊定平會把所有的借款還清,此后不再借款,然后回購公司51%的股份,成為股東。雖然現在楊定平沒入股,但是盛世鴻雅和煜隆創投有連帶關系,有任何問題要承擔承擔50%以上的責任。

“我現在非常非常謹慎。”楊定平說。他似乎不再是容易沖動的楊定平。

網貸平臺門檻很低,花一兩萬塊錢就能買個模板,漏洞很多。楊定平首先要解決的是技術問題,他一直在往北京跑,打算把研發這塊放在北京。他已經找到了一位在摩托羅拉做過18年研發的北大博士來負責。

整個團隊也重新建設,現在30多人的團隊,從東莞過來的只有7個人。財務經理、風控經理和其他高管都是重新招聘的,全部是大學本科以上學歷,在同行業至少有五年以上的經驗。

煜隆創投今年三月份還會實行股份制改革。楊定平打算注冊一家投資公司,由一批煜隆創投目前的客戶持股,然后投資公司再投資到煜隆創投。

這個投資公司主要做股權投資,篩選有成長潛力的家具公司,前期幫助它們在煜隆創投網上做貸款,等到發展到一定的規模,就可以參股進去,對其進行品牌包裝,成為盛世鴻雅旗下的品牌。

楊定平這么做還有另外一個考慮:P2P網貸萬一做不起來,被國家取締了,煜隆創投的股權投資是沒有任何法律風險的。當然,如果有一天,國家要發牌照,煜隆創投也一定是要拿牌照的。

在楊定平今年3月份要竣工的惠州工廠里,擺著一塊木紋美麗的巴西花梨,9米長,近兩米寬,厚度有30公分。這是盛世鴻雅的鎮廠之寶。楊定平喜歡木頭。當年,這是他花了不到100萬在一個木材市場買的,后來在資金最困難的時候,人家出600萬,他不賣。

“我做很多事情都很固執、堅持,那是我覺得我懂。如果我不懂的,別人告訴我,我都會吸收。”對中式古典家具和木頭,他懂。

純中式仿明清的實木家具,用工時間、用工費用和工藝都是一模一樣的,但是木料不同,價格相差懸殊。海南黃花梨一噸800萬左右,大概還買不到,緬甸花梨一噸一萬五左右,非洲花梨一噸四五千塊錢。木頭的成本在一件家具里只占四分之一。

盛世鴻雅的18家專賣店,2012年實現銷售額4700多萬。楊定平計劃,等到工廠竣工之后,要實現產品的升級換代,現在做的非洲花梨家具全部外包,自己生產更高檔的緬甸花梨家具,后者才是實際意義上的紅木。

盛世鴻雅剛剛辦完與最初六個老股東的股權交接。楊定平全國所有的店都是以他個人名義開的,他打算把它們全部過戶到公司里面去。下一步,他要在北京居然之家開6家專賣店,將財務和管理都正規化。2014年他準備對外融資,然后再開店,產品再升級,做比緬甸花梨更高檔的紅酸枝。

現在,朱曉麗正幫助他做這些工作。

楊定平和另一位股東去公證處過戶的時候,第一次見面,兩個人就聊得很high。那位股東想做個會所,楊定平又“沖動”了:反正我有家具,朋友也多,就干脆開個會所吧。于是兩人就合伙在深圳開了個中式會所,馬上要開業了。

楊定平說,他這種個性只適合創業,做管理肯定不行。盛世鴻雅家具公司就是由職業經理人在管,他只看業績和報表。他打算用一兩年時間,把煜隆創投帶上正軌,然后就退出來。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曾道人